在截至12月15日的一周内,全球债券基金出现巨额资金流出,是自2020年4月上旬以来的规模最大的一次。

部分是由于通胀飙升的压力,使得全球主要央行在本周的主要政策会议上改变了原来的货币政策方向,而投资者纷纷对此做出了反应。

债券基金、股票基金均出现大规模资金流出

数据提供商Refinitiv Lipper的数据显示,在这一周,投资者共计抛售了69.1亿美元的全球债券基金,这是自2020年4月8日以来最大的周净抛售规模。

根据美国银行的Michael Hartnett编制的最新EPFR数据,上周也出现了自2020年7月以来规模最大的被视为“安全区”的美国国债的资金流入,达到36亿美元;同时,IG债券也出现了自今年3月以来的最大规模资金流出,达到64亿美元;HY&EM债券出现了自去年4月以来的最大规模的资金流出,达到29亿美元。

数据还显示,全球政府债券基金在连续七周流入后净流出8.09亿美元,但通胀保护基金净流入13.2亿美元,较前一周增加39%。

股票基金也出现了类似的趋势。

尽管在前几周,受万亿刺激措施的推动,大量资金进入了股票基金,规模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峰。

但随着股市进入长期动荡时期,并伴随着剧烈的下跌,美联储再次启动了加息周期,使得这种大规模的资金流入趋势终于开始“退潮”。

数据显示,在上一周,全球股票基金流出规模为131.4亿美元,而前一周的净流入量为34.3亿美元。

最重要的是,上周只做多的发达市场股票基金也出现了自2020年4月以来最大的资金流出,流出规模达到260亿美元,这是一个明显的信号,表明市场情绪可能已经达到顶峰。

在细分板块中,科技资金流入19.1亿美元,而前一周则为净流出;自今年2月以来,科技资金曾达到过44亿美元规模的净流入。自去年12月以来,消费股的最大净流入量为25亿美元。

医疗保健和材料基金流入超过了4亿美元,但公用事业基金净流出达5.88亿美元。

高盛对流动数据的进一步细分发现,由于对美国专用产品的需求激增,在截至12月15日的一周内,所有全球基金的净流动出现逆转趋势。

不包括美国专用产品的全球股票流入量为负值,新兴市场基准产品的抛售速度加快,而西欧股票的流出正在放缓。

路透对24070只新兴市场基金的分析显示,新兴市场的债券基金流出44.9亿美元,为2020年3月25日以来最大,而股票基金净流出达到15.1亿美元。

货币市场基金也出现了净流出:在连续八周净流入后,全球货币市场基金在这一周净流出达到了204.6亿美元;但它在全球股市总市值中所占比例仍相对较小。

在商品基金中,贵金属基金净流出4.02亿美元,为连续第二周净流出。能源基金也出现了9600万美元的净流出,此前出现连续两周的净流入。

货币政策转向

这是在通胀压力下,市场对各国央行进行货币政策转向作出的反应。

最新数据显示,美国11月CPI同比上涨6.8%,为1982年6月以来的最高水平。

美东时间12月15日周三,美联储在政策会议后宣布,将加快Taper的速度,每月减少购买200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和100亿美元的机构住房抵押贷款支持证券(MBS),并暗示明年将加息三次。

与此同时,欧洲央行也削减了购债步伐,宣布下个季度放缓紧急抗疫购债计划(PEPP),在明年3月底彻底结束PEPP下的净债券购买。

而在通胀压力下,英国央行选择升息,将基准利率上调15个基点至0.25%,同时维持购债规模不变。

标签:
发表评论
请先登录后再评论~